读诗经看大河丨一条淮河分南北一首诗歌通古今

时间:2019-06-07

  “万里长江七大河,今天与我走淮河。豫南伏牛与桐柏,千里淮河之脉搏……”在王家坝管理处的办公楼内,张贴着他的长诗《走淮河》。 吴琼说,淮河的滩地并不狭窄,一般都有两三公里宽。但它的河道相对较窄,仅有200多米宽,有的地方甚至更窄。甚至不用大声呼喊,对岸就能听到声音。 历史的钟鼓远逝,淮河的声韵悠扬。这条年轻的河流,被黄河压制了600多年,终于还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寻找入海的通道。 路海涛,安徽省阜南县王家坝管理处书记,曾经沿淮河做过多次勘测,并将淮河人文地理编成了诗歌。 中游河段,以蓄、调为主。路海涛说,淮河干流沿线目前有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等5个水库,除了水库外,中游还有蒙洼蓄洪区、城西湖蓄洪区、城东湖蓄洪区、瓦埠蓄洪区,中游的南北岸都设有行洪区。行洪区相当于高速公路的应急车道,增宽河道过流断面。而蓄洪区就相当于服务区,引导洪水,削减洪峰。 据他介绍,淮河是一条年轻的河流,形成于100万年前,但直到3000年前才有自己的河道。淮河得名于鸟,传说这种鸟是当地部落的图腾,3000年前的淮河两岸,自然生态优美,栖息着很多水鸟。在淮滨县的淮河博物馆内,陈列着象牙、鹿角等动物化石,也印证着路海涛的观点。 黄河夺淮后,淮河水系遭到巨大破坏。入海出路受阻,洪水排泄不通,淮河流域水旱灾害频仍,形成“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的局面。虽然历代对淮河都进行治理,但因为生产力低下,技术和社会环境的制约,“病根”难除。 7月20日,晴天,有云。淮滨县境内的淮河上,快艇在货船间穿梭,激荡水花。淮河之水不清澈,仿佛一路“搜刮”了两岸的虚土。信阳市淮河管理处工程管理科科长吴琼解释说,平时的淮河,并不如这般浑浊。前段时间信阳刚下过一场大雨,搅扰了淮河本有的平静,才有了如此景象。 路海涛说,1000公里的淮河干流,上游364公里,落差178米,中游490公里,基本在安徽境内,落差却仅有16米。这也就是说,淮河从出河南境内后,随着落差变小,很容易引发灾害。 清咸丰元年(1851年),淮河被迫南走长江,借道入海。4年后,黄河在河南铜瓦厢改道,经由山东大清河入海。黄河600多年的夺淮历史,宣告结束。 人世间的大孤独,是在喧闹快乐的人群,演戏就是演人演人就是演心却感觉满腔寂寞。他,就是这样的一位。“鼓钟将将,淮水汤汤,忧心且伤。淑人君子,怀允不忘。”淮水和钟鼓,呼应着,翻腾着,水声漫过了乐声,乐声掠过了水声。他是在慨叹王朝的式微,还是在思念有德的君子,不得而知。 淮河下游排洪出路小,防洪标准较低,为此淮河入海水道成为重点工程。它结束了淮河800年没有入海通道的历史,淮河下游及洪泽湖地区的防洪标准得以提高。 那一天的淮河,是不安分的,波浪翻腾,向东流去。音乐会上,有人鼓瑟,有人弹琴,有人吹笙,有人击磬,好不热闹。围观人群里,有一位忧郁的男子,听着正统优雅的音乐,不禁“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几千年过去了,斯人已逝,沧海桑田。今日的淮河,已不复旧时模样,但其东流的身姿,却能让人轻易想起《诗经》中的汤汤流淌之姿。 年轻的淮河,夹在黄河和长江之间,这也注定了它的命运。1194年,金兵在河南阳武(今原阳县)掘开黄河,以水为兵,侵扰南宋。黄河泥沙俱下,汹涌南奔,将淮河入海口淤为平地,拉开了黄河夺淮的灾难史。 那场悠远的音乐会,已埋在历史深处。透过《诗经》的篇目,它的身影还依稀可见。 河南地跨四大流域,淮河和其他三条河相比,独具特点。它发源于我省境内,流域面积占我省国土面积的二分之一。淮河在气候上是过渡地区,又受地形影响,所以常形成灾害性天气,造成洪涝灾害。 杨峰说,位于淮河干流上游的出山店水库,距离信阳市区约15公里,建成后控制流域面积2900平方公里,预计2019年5月底前全面完成建设任务。水库一旦建成,可削减淮河干流息县、淮滨的洪峰流量,使淮河干流上游防洪标准由不足10年一遇提高到20年一遇,可保护下游170万人口和220万亩耕地,年均减灾效益4.3亿元。 据统计,黄河夺淮之初的十二、十三世纪,平均每百年发生洪灾35次,十四、十五世纪增加到74次,从十六世纪到新中国成立前高达94次。 治淮过程中,人们总结出“蓄泄兼筹”的方针,通过工程建设,初步形成了“上控、中滞、下泄”的防洪体系。然而,出山店水库却是历次治淮规划均要求建设的唯一一座干流大型洪水控制工程,属于国家大型水库。 上游河道主要是信阳市淮河干流及沿淮支流,防洪规划的指导思想是保证中小洪水农田生产安全,特大洪水保证居住安全。目前信阳市正在进行淮干一般堤防加固工程(信阳市段),预计2019年5月底前全面完成建设任务。 坐船渡河,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相比黄河,淮河的滩岸窄许多,人们坐船几分钟就能横渡。 近日,我们来到淮滨县,置身淮河之滨,眼神随货船起伏,似望穿千年。以渡船为车,横渡淮河,已成当地居民生活的一部分。而正在建设中的出山店水库,也在许诺着不久的将来,淮河的防洪标准将进一步提升,给两岸民众以更多的“安澜”。 即便如此,淮河干流的地理和气候意义,却不亚于黄河。它处于北亚热带和暖温带的过渡地带,淮南是亚热带的北缘,属于湿润区,淮北则是暖温带的南端,属半湿润区。这也就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原因所在。 不过,经过几十年的治理,淮河洪涝灾害严重局面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改变。干支流河道除涝标准达到3年一遇,防洪标准也达到了10年一遇,淮河防洪除涝工程体系也初步建立。 出山店水库建设管理局副局长杨峰说,上游因缺少控制性工程,山丘区洪水未得到有效控制,致使息县到王家坝地区洪水灾害频发。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